【影音】凝视死亡认识生命 台湾「大体老师纪录片」入选国际影展

  • 作者:
  • 2020-04-25
  • 944人已阅读

台湾导演陈志汉以较少见的「大体老师」为题材,创作《那个静默的阳光午后》纪录片,获得加拿大2017年度国际纪录片影展Hotdocs选映,是全球200多部参展影片中,唯一来自台湾的纪录片,将于今(28)日及5月6日在多伦多放映。

(中央社)

《那个静默的阳光午后》起源于导演陈志汉纪录辅大医学系学生,解剖课前拜访大体老师「林太太」家属过程,深入拍摄家属捐出大体后、面对亲人遗体被切割开来的挣扎。中文片名指的是辅仁大学医学院学生週一下午的遗体解剖课;英文片名则是「The Silent Teacher」(大体老师)。

纪录片中,游泳教练林惠宗专程从嘉义开车北上,到辅大医学院看他结縭23载的太太、也是捐赠遗体给医学系的「大体老师」徐玉娥女士。

2003年,林惠宗读到大体捐赠相关书籍,对于书中的不浪费医疗资感到兴趣,与妻子讨论后,互相签下大体捐赠同意书。太太死后被送往辅大医学院,林惠宗每个月都会上台北,拉出被福马林浸泡的妻子说话。直到最后解剖当天,不捨的情感全化成泪水涌现出来。

陈志汉说,很多台湾观众告诉他,这部影片让他们开始思考什幺是「死亡」,并且和家人去聊这件事。陈志汉指出,拍摄这部纪录片最主要的目的,是希望观众透过面对死亡,来领悟如何好好地「活着」。华人社会一向是「对死亡避而不谈」,但「生老病死」却是在生活中不断发生的事;所以,能够公开地去聊聊自己对死亡的想法、做出人生的决定,然后继续向前走,是很健康的事。

陈志汉说,能够入选加拿大国际纪录片影展,机会很难得。这部片子可以让外国人看到华人社会尊称遗体捐赠者为「大体老师」的独特文化,这是西方文化所没有的观念;他也相信,尊敬遗体并不是「迷信」,而是「尊敬生命」。

经典杂誌报导,国人保留「全尸」、「入土为安」的观念根深柢固,台湾医学界解剖学教学遗体多来自检警单位提供的无名尸体。传统的解剖学只重视专业知识的传授,并不关心遗体来源,也是因为缺乏捐赠风气,可供解剖学的遗体来源很少。

1995年,慈济获得第一位志愿捐赠者捨身护持医学教育,捐赠者非但有名有姓,还主动打电话告知当时的校长李明亮,校方才设计出捐赠资料表格,为国内打开志愿捐赠大体的风气,作为解剖课及后来的模拟手术之用。

医学生不认识大体老师,因此没有感情,操作时态度便谈不上尊重;当大体老师有名有姓,代表他是一个「人」,不只是一具教学使用的「尸体」。慈济创出「无语良师」(Silent Mentor)词彙尊称遗体捐赠者,医学生也透过家访、撰写生平简介,更加认识了他们的大体老师。

Nownews报导,2011年慈济医学院使用或转捐赠使用747名,在登记自愿捐赠遗体的近三万人中,其中37.7%为男性,62.3%为女性,最年长捐赠者高龄94岁,而最年轻捐赠者为仅14岁女孩。

谁可以做大体老师?

生前签署「遗体捐赠志愿书」、或经由亲属同意捐赠、或无亲属请领之尸体。且必须是16岁以上自然死亡或病故者。曾经做过器官摘除或动过手术者,因伤口无法癒合不能作防腐,故不能再做教学解剖,不适合捐赠。

另外,患有传染病、以及超过或低于依身高计算的标準体重百分之五十者不适合捐赠。

慈济大学遗体捐赠室也表示,不接受自杀结束生命者为大体老师,因为「不珍惜自己的人,无法教导医学生尊重生命」。

器官捐赠和大体捐赠的差别?

捐赠者如果发生意外死亡,脑死判定后可以做器官捐赠,大体捐赠则是自然死亡或病故后才做捐赠。

医学院如何处理遗体?

大体送达医学院后,防腐至少需要一年以上,才可做教学解剖,大体从防腐措施到教学结束、火化、安奉骨灰需要二年以上时间。

大体捐赠为无偿及无条件之捐赠,往生后遗体捐赠,由救护车接运遗体开始,直到入殓、送灵、火化、骨灰安置(含骨灰罈)止,一切费用均由各医学院校负担。与器官捐赠有不同之处在于器官捐赠后遗体必需由家属领回,且需自行处理后事。